地址:呼和浩特市金桥开发区金桥路
??????1号金正大厦3F
电话:0471-4506420 / 0471-4506421
传真:0471-4506420
邮编:010010
邮箱:wsynyx@163.com
关于潘某涉嫌诈骗一案的案情分析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 2010-12-23 ]

?

关于潘某涉嫌诈骗一案的案情分析

?

?

潘某作为一名外省到我省投资的人士,却因为在生意中得罪了我们地方的某些有势力的有目的的人士,被通过制造虚假、不确实的证据将潘某长期违法羁押,该案经某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现又发回某中级人民法院重审,至今已经被限制人身自由达33个月之久,该案距某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审理完毕已愈五个月之久,可法院仍迟迟不作出有罪或是无罪的判决,无视被告人潘某的合法权益,未主动对潘某采取变更强制措施的行为,对潘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取保候审申请也不作出任何回应,百般阻挠辩护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现辩护人基于对法律正义精神的崇尚和履行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的正义职责以及为了切实维护被告人潘某的合法权益,向上级部门就该案存在的严重违法问题提出几点建议:

一、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对潘某作出撤回起诉决定或无罪的判决

在原一审中,检察机关对该案进行审查起诉阶段,就分别于2008710200898两次要求公安机关对该案进行补充侦查,该案经两次补充侦查后被依法提起公诉,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潘某涉嫌构成诈骗罪两起,诈骗金额共计654100元,经审理,原一审法院认定了其中一起诈骗成立,诈骗金额199600元,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另一起诈骗罪证据不足,不予认定。被告人不服判决,上诉至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该案经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89条的规定,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该案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就因证据不足两次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现二审法院又以同样的理由将该案发回重审,很显然,该案件的事实不清,检控机关提供的现有证据并不能确实充分的证明被告人潘某有罪!根据我国《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退回补充侦查的案件,仍然认为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可以做出不起诉的决定。检察院在经历了两次退回侦查后仍然将该案起诉,显然是认为该案证据确实充分,可在二审法院将该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后却对此未提出任何意见,那么也就是说检察院认可了二审法院对该案的定性,这岂不是自相矛盾,检控机关为什么不能依据事实和法律对该案做出一个严格、准确、公平的定论!

在该案发回重审期间,法院未开庭审理前,检察院又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终于在201071开庭审理完毕,可是判决却迟迟未下,竟然又接到法院通知,该案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一次;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其相关规定,对补充侦查的次数以及期限都做出了明文规定,补充侦查的次数以两次为限,每次的期限为一个月,的确,在这个案件中我们看到我们的检控机关几乎穷尽了法律所赋予他们的任何一次可以使用的权力,只是为一次次找到能够认定潘某构成诈骗罪的充实的证据!检控机关既然能够合法运用法律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做为我国法律正义的践行者,我们普通民众也更加有理由相信检控机关会依据事实和证据维护每一个未被定罪之前的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因此,对于潘某涉嫌诈骗一案,经三审四次补充侦查后,却仍然未有任何对潘某定罪有利的证据出现,作为一个热爱国家热爱法律的民众,非常期待我们强大的司法机关对本案尽快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定。

二、被告人被限制人身自由达33个月之久,已经严重超期羁押,应当依法变更强制措施。

潘某于2008218被刑事拘留,于2008326被依法逮捕,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69条的规定,被拘留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3日内提请逮捕,特殊情况下可以延长14日,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可以延长至30日,也就是从拘留到逮捕的最长期限为37日,本案被告人潘某从拘留到逮捕的期限正好是37日,可是潘智涉嫌的犯罪难道是流窜、多次、结伙所谓的犯罪,所以才适用了最长的37日的期限?我们不得而知,恐怕只有检控机关的超常思维才能理解!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65条、《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7条以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都对法庭审判过程中若出现需要补充侦查的情况作了相关的程序规定,潘某诈骗一案发回某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这一司法程序中,也同样出现了两次补充侦查,一次是在开庭审理前,一次是在开庭审理完毕后,但是依据上述两条相关的法律规定,公诉机关在法庭审判过程中发现案件需要补充侦查的,向法庭提出延期审理的建议,合议庭应当同意,人民检察院在补充侦查期限内,没有提请人民法院恢复法庭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决定按人民检察院撤诉处理!很显然,潘智一案已经于201071日上午进行完毕了所有的法庭审理活动,潘某连最后陈述的权利也行使完毕了,难道庭审还未结束?或者我们将庭审活动扩大到做出判决为止,那检察院向人民法院申请延期审理进行补充侦查,人民法院同意补充侦查决定延期审理,是否应该通知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我们对法庭的审判进程不仅有知情权,我们还有监督权!刑事诉讼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就这样被无情地剥夺了!等到检察院第二次补充侦查完毕后,如果提请法院恢复法庭审理,法庭最后陈述都完毕了将如何恢复法庭审理;或者检察院在第二次补充侦查完毕后,没有提请法院恢复法庭审理,人民法院应当按人民检察院撤诉处理,完整的法庭审理活动都进行完了,最后按撤诉处理,那潘智究竟是有罪还是无罪!潘某被我们司法机关羁押了33个月的时间,究竟是何用途,这33个月的时间对我们的司法进程作出了怎样的贡献,还是他在浪费我们本不充足的司法资源?

潘某首先应当被我们司法机关作为一个人,一个公民来看待,其次他才能是犯罪嫌疑人,如果连人都不算,连起码的人权都没有,何谈在我们现代刑事司法制度下产生的一个犯罪嫌疑人!可是,在潘某涉嫌的诈骗案中,情节很简单,事情也不复杂,被羁押长达33个月的时间仍然久拖不决,就是不作出有罪或者无罪的判决,一个人被长期地关押在看守所中,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自由受到剥夺,心灵的孤独和恐惧自不待言,这种状态下我们的司法机关如何保障他首先作为一个人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曾多次联合发文,专门强烈要求各地要严查超期羁押,坚决纠正超期羁押的问题,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可是在实践中,却这么难执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法〔2003163号中第四条就明确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经过两次补充侦查或者在审判阶段建议补充侦查并经人民法院决定延期审理的案件,不再退回公安机关;对于经过两次补充侦查,仍然证据不足的、不符合起诉条件的案件,要依法作出不起诉决定。对于查证以后,仍然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的案件,要依法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不得拖延不决,迟迟不判。”第三条明确规定:“对已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其法定羁押期限已满时必须立即释放,如侦查、起诉、审判活动尚未完成,需要继续查证的、审理的,要依法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充分发挥取保候审、监视居住这两项强制措施的作用,做到追究犯罪与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统一。”在潘某案中,我们已经不奢望检察院能做出不起诉的决定,或是法院能够作出无罪的判决,因为那样的结果对于司法机关来说简直是难于上青天!但是我们的法律对于司法机关这样两难的境地也为其指明了另一条可行的道路,可以依据《通知》第三条的规定主动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变更强制措施的手段,来达到法律所要求的正义精神,可是很可惜,我们并没有看到司法机关对潘某被羁押三年之久这样一个令我们普通民众很难理解的法律困境,作出任何一个积极的反应,或许这样一个法律困境在我们司法机关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足为怪了,可是这样的法律困境真的符合我国的刑事司法精神吗,符合我国的刑事法律规定吗?作为一个法律人士,我们也同样存在困惑,因为理论上的法律规定与现实中的法律实践实在是相差甚远,同样的法律条文,会有不同样的法律行为,究竟是我们的法律规定有问题,没有看到多样多变的现实呢,还是无论法律规定多么完善,我们多才多智的司法人员总是能够践行出丰富多彩的法律行为!

三、本案的证据纯属孤证,根本无法证实诈骗的事实,绝不排除举报人与他人合谋诬陷潘某。

对于原一审法院认定潘某构成诈骗罪的证据,连案件涉及的基本事实都不能基本还原,何谈证明力,对于该部分证据存在的瑕疵,在此不再赘述,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对证据的瑕疵作了完整详细的阐述。发回重审后重新开庭审理时,公诉机关出示了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回来的新证据,一份证据是诈骗案件的直接受害人吉林省敦化市天合焦化厂的厂长王某(注:在该案的原一审、二审中,所有的在案证据都没有此人的只言片语)给公安机关邮寄来的一封亲笔信(检控机关说是亲笔信),该封信的主要内容就是说潘某骗了他199800元,第二份证据是王某的女儿对第一份证据经过辨认后表明是他父亲即王某的笔迹。我们暂且不谈这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就说笔迹鉴定,我们国家的科学技术水平已经发达到了载人航天飞船的成功发射,难道连刑事科学技术的笔迹鉴定都无法完成,却需要某个毫无专业技能的人来指认这份笔迹是否是他所熟悉的人写的,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太可笑了,有辱我们科技强国的治国方针!

经过我们司法机关这样孜孜不倦地补充侦查,却也只查到了如此荒谬的证据,可是仍然锲而不舍地进行着第四次补充侦查,这样不屈不挠的精神实在是让人佩服!司法机关对于这样一个不复杂、不重大、不疑难的案件居然会有这样一查到底的决心,究竟是什么强大的力量在促其前进,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的局面已经明显不太合乎常理,证据是客观存在的,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创造出来的,只要证据确实存在,司法机关可以查证,在查证了将近3年的时间仍然毫无进展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正面面对这个问题,仍然受某些人或是势利的摆布,创造证据也要将此案进行到底呢!我们的司法机关也不是圣人机关,也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是有了错误并不是丢人的事情,我们非常欢迎知错必改,有错必纠的司法机关,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敢于揭露自己的错误,才是让人崇尚的法律精神,非常期待我们的司法机关能够尽快对该案做出一个判决,也希望这个结果是公正的,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成为历史这条长河中不朽的法律精神!

?

?

?

?

?

办案律师简介:张若冰/主任律师、合伙人,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学院,获法学学士学位。擅长刑事辩护和非诉讼业务。
侯海燕/律师,毕业于国家法官学院法学院,本科,获法学学士学位。擅长民商事务,特别是合同纠纷。